相关文章

母女俩相继闯过鬼门关 现在最想有架自己的钢琴|新闻中心|中国常州...

    住址:浦北新村76栋甲单元203室

    家庭情况:离异,本人独自抚养一个体弱多病的女儿,自己患有乳腺癌,生活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为了女儿文文(化名),我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。”这是孙芳开口说的第一句话。从她43岁生了文文开始,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孩子出生五个月,被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

    刚到孙芳家时,她躲在屋内不肯出来。记者看到,她家里虽然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,却每一处都收拾得整洁有序。直到确定没有异性,孙芳才缓缓从房间里走出来。“不好意思,天热,我也不愿意戴假体。”孙芳挠着头说,自从乳腺癌做了手术,切除了右侧乳房,如果出门,必须穿戴假体乳房。

    孙芳从小父母离异,她十几岁便开始踏入社会闯荡,虽然不见得有多么风光,日子也还算自在。2012年,她43岁,婚后生下了文文。女儿的出生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太久的快乐。文文五个月大的时候,因为体质弱患了感冒,整个脸色发紫,嘴唇的颜色也是紫灰色,这让初为人母的孙芳吓坏了,马上把孩子送到了医院。经过初步诊断,文文患了先天性心脏病,必须立即去上海专科医院进行手术,否则孩子可能活不过那个冬天。

    很快,文文在上海的专科医院进行了开胸手术,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两个多月,近20万元的医疗费,耗尽了家中的所有积蓄。值得庆幸的是,手术很成功,文文的命救回来了,现在已经六岁了。

    相隔八个月,她患乳腺癌做了手术

    孩子的身体刚调养好,来不及喘口气,又有噩耗来临。八个月后,孙芳本是带着文文去社区医院看感冒,听说社区有免费体检,便去做了B超。她记得很清楚,体检时医生说她的右侧乳房内有两个肿块,建议立即去大医院进行筛查。当天她便赶到市里医院,结果确诊患了乳腺癌,晚期,必须马上进行手术。手术后紧接着便是八期折磨人的化疗,头发全掉光了。

    打击一个接着一个。没有多久,丈夫便与她离了婚,撂下她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。

    去年,她体检又查出患有子宫肌瘤,担心乳腺癌细胞转移,她决定做手术,切掉了子宫和卵巢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她的性格开始变得孤僻、暴躁,心里总是冒出轻生的念头。“她患了严重的抑郁症,去年底查出来的,还在医院住了两个月。”孙芳的表姐把记者拉到一旁偷偷说,只因孙芳放心不下孩子,才一直咬着牙活着。

    孩子有多动症,弹钢琴是她唯一愿意专注的事

    文文今年6岁了,与其他小朋友一样,已经在幼儿园上学了。她,现在是孙芳活着的唯一安慰。可能是小时候经历了一场大手术的缘故,文文的体质一直很差,三天两头会感冒,咳嗽也总是不易好,还患有小儿多动症。“别的小朋友午睡,她就在一边打岔。”孙芳说,为此,幼儿园老师找了她许多回。

    后来,孙芳发现,唯一可以让文文专心做事的,只有弹钢琴。经过幼儿园老师的启蒙,文文弹起钢琴来一丝不苟。“妈妈,我喜欢弹钢琴,你让我学钢琴好不好?”文文扯着孙芳的衣襟,不止一次地这样撒娇过。市场上一对一的钢琴课,每个小时至少100元,孙芳负担不起,便花了几百元,与其他学生联合报了钢琴兴趣班。弹钢琴离不开练习,孙芳又去附近的琴行租了一台最便宜的二手钢琴,让文文练习,每个月200元。现在,文文每天下课回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弹钢琴,一弹至少半个小时。今年生日时,文文许的生日愿望,是成为一名钢琴家。孙芳虽然脸上笑着,但是她不知道还可以支持女儿弹琴多久。

    孙芳说,早前母女两个人生病,早就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,现在母女两个人仅依靠每个月一千多元的低保费生活。每个月200元的钢琴租赁费,对这对母女来说,已经是一笔巨资。“如果哪位好心人家里有闲置的钢琴给文文练习,我在梦里都会笑醒。”孙芳说。 刘平 万小珍 文摄